1308
需用時?02:36
媽媽的心理問題,也可能影響孩子的生理健康

紅藻氨酸/編譯)“當人們說到兒童的行為問題時,他們通常想到的是這些問題的心理因素,以及這些因素可能如何影響孩子在學校的表現或者與同伴的交往。但他們卻很少想到,這些行為問題會影響到細胞層面。”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兒科學系助理教授珍妮特·沃西基(Janet Wojcicki)博士說。

她和同事進行的一項新研究表明,如果母親罹患抑郁可能使孩子隨后發生白細胞端粒長度變短的現象,這些兒童也更可能產生特定的行為問題。

端粒(telomere)是細胞內染色體末端的DNA重復序列,它們像鞋帶兩端的塑料頭一樣,保護著染色體的末端,作為一個緩沖區來避免編碼蛋白質的DNA在細胞分裂中丟失。端粒會隨著細胞復制而縮短,與機體的衰老相關。盡管端粒的縮短是衰老過程中的正常現象,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生理與心理的壓力會加速這個過程。除了作為細胞衰老的標志,較短的端粒長度在成年人中還與較高的慢性病(如糖尿病、肥胖和癌癥)風險相關。

位于染色體末端的端粒縮短是細胞衰老的生物學標志之一。圖片來源:commons.wikimedia.org

媽媽的心理問題,也可能影響孩子的生理健康

在這項發表在自然旗下期刊《轉化精神病學》(Translational Psychiatry)的研究中,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員對一組條件基本相同的低收入家庭拉丁裔兒童進行了調查。被試包括108個4歲兒童與92個5歲兒童。他們出生在舊金山的兩家醫院,其中許多人連續兩年參加實驗。研究人員檢測了這些兒童及他們母親的白細胞端粒長度,并篩查他們的母親是否患在產前或產后是否罹患過抑郁。

同時,他們也檢測了這些兒童在3歲、4歲及5歲時是否患有包括(ODD)在內的行為障礙——對立違抗性障礙是一種常發于兒童的行為障礙,癥狀包括敵意、易怒、反復抗拒以及拒絕服從權威人物等,可能會導致明顯的社會或學業功能損害。

結果顯示,與沒有對立違抗行為的兒童相比,有對立違抗行為的3、4、5歲兒童端粒長度要顯著更短(P<0.01),縮短長度約450個堿基對。

此外,如果母親在孩子3歲的時候患有臨床抑郁癥,那么孩子在4歲和5歲的時候,端粒會短于那些母親沒有患抑郁癥的孩子。不過,如果母親在產前或產后一年內患抑郁癥,或只是出現較輕的抑郁癥狀,并不會影響孩子的端粒長度。

“怎樣長度的端粒是健康的,以及怎樣對它進行干預,目前還并沒有確切的準則。可人們經常認為身體健康與心理健康之間是脫節的,而事實上,早在4歲或5歲的時候,兒童已可能出現細胞的衰老,這體現出生物學上衰老與心理病理學之間是存在聯系的。”沃西基說。

研究人員認為,具有對立違抗行為的3-5歲兒童端粒長度較短也許部分歸因于母親的抑郁。此外,如果孩子的端粒長度較短,他們的母親端粒長度往往也較短。沃西基認為,這種現象可能同時與遺傳以及家庭環境壓力相關。

敲響警鐘的相關關系

“我們的研究第一次探索了母親的臨床抑郁癥、學齡前兒童的對立違抗性障礙與學齡前兒童較短的端粒長度間的聯系。” 沃西基指出,“現在的研究結果提示,母親的心理健康問題與兒童的行為問題會在兒童的細胞層面表現出影響。它們強調了早期干預兒童行為問題與治療母親抑郁的重要性。”

“心理壓力與端粒長度之間的關系早已為人所知,但在如此年幼的被試身上發現端粒縮短依然是一個警鐘,告誡我們應該盡早去幫助這些家庭。” 來自佛蒙特大學伯靈頓兒童醫院的戴維·雷圖博士(David C. Rettew)則評論稱,“這個研究也再次凸顯了那種‘要么是生理問題,要么是心理問題’的想法是多么不科學。環境既影響我們的身體,也改變我們的大腦。”

不過,研究者也強調,要衡量這些影響在兒童細胞衰老層面上的表現,仍然需要更加深入的研究。由于目前這個研究還不成熟,研究者們也并不推薦將端粒長度作為常規檢查。

(編輯:Calo)

參考文獻:

  1. Wojcicki, J. M., et al. "Telomere length is associated with oppositional defiant behavior and maternal clinical depression in Latino preschool children."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5.6 (2015): e581.

文章題圖:gizmag.com

?
?
The End

發布于2015-06-26,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環球科技觀光團

環球科技觀光團

pic
    pk10稳赢公式反着压